>

升级战略模糊 金种子酒前路难明

- 编辑:52度泸州老窖酒多少钱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酒业资讯_梦酒信息网 -

升级战略模糊 金种子酒前路难明

   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高端化的趋势是不可逆的,而安徽白酒市场已经很成熟,就目前金种子酒的情况来看,短期内很难在高端酒领域有所突破。CNSPHOTO提供

  

   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高端化的趋势是不可逆的,而安徽白酒市场已经很成熟,就目前金种子酒的情况来看,短期内很难在高端酒领域有所突破。CNSPHOTO提供

  

   金种子酒11月22日晚发布公告,拟向不超10名特定对象发行不超1.11亿股,募资不超6.96亿元。随后,公司股票也于11月23日复牌。据公告称,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为优质基酒技术改造及配套工程项目、营销体系建设项目、金种子酒文化中心项目三个项目,分别聚焦生产、营销和品牌,全面提升公司市场竞争力。通过非公开发行引入优秀经销商,进一步强化公司全国营销网络的市场推广能力。

  

   然而,这一公告显然并不能就此打消市场对金种子酒长期存在的疑虑。在白酒股走低的行情下,复牌的金种子酒白酒板块跌幅靠前。资料显示,金种子业绩连年下滑人尽皆知,金种子也在多元化等方面看似做了很多努力,但这些努力却都在赚足了市场信心后以失败收场,不禁引人质疑,而此次停牌背后金种子酒到底在谋划什么,究竟是打算大干一场还是放出了另一烟雾弹,在资本市场上,金种子酒又表现如何呢?

  

  

   停牌为混改?

  

   多元化战略实施不顺利,混改很可能是为引入新的资本。

  

   金种子酒紧急停牌,且只停牌10天,引发了业内的猜测,记者致电金种子集团相关负责人却被挂断。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记者介绍说,紧急停牌期只有10天不太可能是酝酿并购,不过也可能是收购对象早有接触,害怕信息泄露引起股价波动而紧急停牌。

  

   据业内人士分析,金种子酒地处安徽,作为白酒产量和销量大省,安徽白酒市场已经非常成熟,并购地方小酒厂在产能、品牌、市场提升等方面对金种子酒都毫无裨益,因此公司应该不会考虑并购。

  

   那最有可能的就是业内传言已久的混改。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对记者表示,金种子酒作为地方国资控股企业,这几年以来业绩压力很大,多元化战略实施也并不顺利,这其中牵涉到了股权问题,金种子酒混改很可能是为引入新的资本。

  

   具体而言,混改引入的股权分为两部分,一是引入战略资本方,在多元化的新兴领域引入资金;二是引入经销商,在操作形式上与经销商成立合资公司,稳定市场渠道。蔡学飞如是说。

  

   多次放出烟雾弹

  

   没有很强的渠道掌控力和品牌力,金种子酒放出再多的烟雾弹也无济于事。

  

   实际上,金种子酒的业绩下滑已持续了四年。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营收下滑幅度分别为9.29%、0.27%、16.74%、16.89%、19.98%。同期净利润下滑幅度分别为76.22%、33.64%、41.19%、67.32%、50.35%。

  

   而金种子酒为挽救低迷的业绩看似做了很多努力。例如,金种子酒在2016年推出大众酒、健康酒、电商、定制酒四大事业部,推出和泰苦荞酒;在2017年2月重新将房地产开发、销售、管理加入了经营范围;2017年7月,出资1000万元建立大金健康酒业有限公司,这些被解读为金种子酒进行的多元化战略。此外,金种子酒还进行过几次产品升级。

  

   不过,金种子酒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甚至有业内人士分析称,金种子酒所做的努力只是在深处业绩下滑泥潭时转移公众的注意力,给市场以信心,但都没有实质效果,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自然无法扭转业绩困局。

  

   而金种子酒业绩连续多年下滑的根本原因被普遍认为是战略层面出了问题。蔡学飞表示,金种子酒是安徽市场上典型的做中低档白酒起家的企业,这些年面对消费升级的大潮,在集团层面没有进行清晰的战略升级,而那些所谓的产品升级也显得比较随意和零散,不能视为企业战略层面的整体升级。

  

   此外,蔡学飞透露,金种子酒市场推广层面也非常短视,依然完全依靠促销和价格战,市场效率很低,同时这种做法会蚕食渠道商的利润,目前经销商的不满情绪很大。

  

   确实,数据显示,金种子酒目前的毛利率约为50%左右,但净利率却不足1%。业内人士分析,毛利率较高但净利率较低说明这个企业的生产成本并不高,但在管理费用、销售费用、财务费用等方面的花费却很多,很大可能是花费了大量资金进行广告宣传及市场推广。

  

   据内部人士透露,金种子酒此前零售价在58元的白酒,目前甚至低价卖到了20元左右,经销商的利润空间被严重侵蚀。业内人士分析,没有很强的渠道掌控力和品牌力,金种子酒放出再多的烟雾弹也是无济于事的。

  

   突破方向不明朗

  

   金种子酒股价一直没涨上去说明其市场预期不是很好,公司缺少亮点。

  

   而在资本层面,记者查阅获悉,金种子酒自1998年8月12日上市,发行了6500万股,发行价格为5.7元/股,1998年8月13日当天的开盘价就已经达到11.05元/股,但到2017年11月14日收盘,股价为9.26元/股。这些年来公司股价的变化并不大,且公司除权的次数也很少,近20年间,金种子酒共除权两次,分别为2000年每十股配股3股,配股价为10元,以及2006年4月每十股对价股票3.9股,对股价影响有限。

  

   沈萌对记者表示,一般国内很少有拆股,只会有转增分红股增加股本,金种子酒股价一直没涨上去说明其市场预期不是很好,公司缺少亮点,因此上市以来股价一直保持在一个较低的幅度。

  

   蔡学飞认为,金种子酒的股价是其长期定位中低端,以价格战为市场策略所以发展前途渺茫的真实反映,因为金种子酒无法适应当前消费升级的趋势,很多投资者认为公司股票没有什么升值空间。

  

   然而,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金种子酒净资产收益率(ROE)只有0.22%,但市盈率却高达774.97。业内人士分析,净资产收益率很低反映了公司自有资本的运作效率低下,股东的收益水平很低,但市盈率作为股价是否合理的衡量水平的重要指标,相对于金种子酒每股8元左右的股价,市盈率却已达到接近700,令人十分诧异。

  

   而同在安徽市场的古井贡酒的市盈率为31.27,迎驾贡酒的市盈率为25.23,口子窖的市盈率则只有24.47。

  

   沈萌认为,金种子酒这样高的市盈率,如果只是偶尔个别年份业绩跳水还可以接受,但如果是长期市盈率超高,说明其股价已严重偏离了合理区间。

  

   对于金种子酒业绩未来是否会有所改观,蔡学飞目前并不看好。他表示,安徽市场低端盒装酒的主流价格带为100元左右,以古井五年等产品为主,宣酒的价格约为78元左右,而金种子盒装酒的价格仅为40至60元,这个价格带在安徽市场上几乎已被淘汰。此外,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高端化的趋势是不可逆的,而安徽白酒市场已经很成熟,就目前金种子酒的情况看,短期内很难在高端酒领域有所突破,下一步会朝哪个方向发力仍是个谜团。

本文由酒营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升级战略模糊 金种子酒前路难明